手机版 书架
您的位置 : EDF壹定发官网 > 资讯 > 言情 >

一去千里余生陌路结局

时间:2018-11-23 16:08:39来源:推书啦

何舒与任天临相识整整五年,她为了金钱而对他纠缠不休,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情人和玩物,何舒本以为自己能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,可直到自己的“好”闺蜜的出现,她才明白在任天临心中自己只不过是个可笑的玩物。看着闺蜜挽着他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,她知道自己呵护了五年的梦终于破碎了。可就在她要转身离去时,他却突然开口,要她成为他们二人的代孕工具。《一去千里余生陌路》是由编辑澜清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,讲述了任天临,何舒之间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。更多言情小说作品,尽在edf壹定发手机网页版。

一去千里余生陌路

>>>《一去千里余生陌路》在线阅读<<<

《一去千里余生陌路》免费试读

我乏力的折了回去,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,任天临有那个本事。

她煮了晚饭,可我滴水未进。

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有人过来抽了我的血带走,这期间我依旧绝食。

张妈劝不动我,给任天临打了电话,他没多会就赶了过来。

我窝在被窝里,感觉口干舌燥呼吸都困难,但是我不想动也不想说话,被子被人掀掉,我蜷缩起身体,躬的像只刺猬。

“就算你最后只剩一口气就去死,那也绝对是你在生下孩子之后。”

身后的人没来碰我,可他一句话却刺的我愤愤转身。

我现在的模样绝对算不上好看,嘴巴开裂我都闻到了血腥味,眼睛也肿的高高的。

“那我就掐死我的孩子跟他一起死。”我咬牙切齿,就想说点硬话让他跟我一起难受。

“何舒你在倔强什么?”他坐在床沿盯着我很是好奇,“如果你还爱我,生下我的孩子我也不会亏待他,如果你不爱我,那你可以拿到五千万,下辈子衣食无忧,都是好事啊。”

我坐起身子直面他,看着他那张让我魂牵梦绕了几年的脸,心里一阵阵的在滴血。

我在倔强什么我很清楚。

我不想让孙雅茹的人生那么完美无缺,凭什么她已经要什么有什么,最失败的是她不能生孩子,可是任天临却不遗余力的在给她找一个孩子去养。

我是什么?我没有感情的吗?

在他眼里我就是为了钱可以无限去生孩子卖的女人吗?

“我不生,我也不要钱。”我一字一句再次表明我的立场,无论他说什么。

“饭也不吃?真打算去死了?”他拔高了一点声音。

我别过脸不看他。

“张妈,把饭端过来。”他朝外面喊了一声,一直守在外头的张妈诶了一声,很快端来了一碗粥。

“起来。”他扯着我的手就要把我拉起来,我拒绝,我抵抗,发了疯似得要甩开他抓着我胳膊的手,“你真是疯了。”他低低骂了一声,整个把我抱起来箍在怀里。

“你放开我,不要碰我,你以为你是谁啊任天临,你凭什么囚禁我凭什么让我给你生孩子,你这是犯罪,张妈,张妈你报警啊,他非法囚禁我,他不把我当人啊,张妈,我求求你了,求求你报警救救我……”

我本来就几顿没吃,又这么剧烈挣扎很快没了力气,就被任天临按在腿上,手脚都被他箍的紧紧的。

“拿来。”他丝毫不为所动,捏着我的下巴挖了一勺子粥就往我嘴里送。

我想吐出去,可他一勺接一勺的塞。

那感觉真难受,都堵在嗓子眼恨不得都呕吐出来。

十指死死的掐紧他的胸口,有点湿润感,一定是掐破了,可他跟没感觉一样,一心一意要把粥给我喂下去。

我以为我没眼泪了,可是这会眼泪却止不住的留,甚至呜咽出声,伴随着艰难的吞咽声,我脑子一片空白,感觉下一秒直接能死过去了。

不知道他喂了多久,我的确咽下去不少粥,最后他拨开我全部黏在脸上的头发,狠狠的亲了下来。

我瞪圆了眼睛两只手直接糊在他脸上想推开他,可他却抓着我的手反扣在身后,逼着我挺起胸膛承受他和暴虐的狂风一样激烈的吻。

大概舌头都要被他咬破了,他真狠,亲起来像是在泄火,恨不得把我给吞了。

这个吻没有一点温情可言,满满的都是疼。

许久他推开我,摩挲着我被他润湿的唇,眼神幽深,“如果你还不好好吃饭,我不介意每一顿都这么给你喂下去。”

“我恨你。”我哑着声音,突然鼻尖一酸就想嚎啕大哭。

他耸了耸肩膀把我推开然后起身理了理衣服,“真不幸,以前都是被你追着说喜欢我,现在却变成了恨我,不过我无所谓。”他看了眼胸口被我挖出来的几道血印子 啧啧了几声,“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如果你聪明,乖乖养好身体,就算不为了生孩子,有了力气逃跑也是可以的,是不是?”

然后他轻笑一声,没再看在床上发懵的我就离开了房间。

落锁,世界一片安静。

我颓然的倒在床上,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一直到张妈再次给我送饭。

这次我起身了,我没有再绝食。

见我肯吃,张妈显然松了口气,笑意吟吟的看着我一口一口的把饭送进嘴里。

“张妈,你救救我好不好?”我突然放下筷子眼泪直流,看着张妈不停的哭。

同为女人,她就能忍心这么看着我被任天临糟践吗?

可我看到她一阵的为难的脸色的时候我笑了笑,擦干眼泪继续吃饭。

她还真能就这么看着我被糟践。

“姑娘,任先生其实很关心你的,他怕你出事每天让我打六七个电话过去报告你的情况,有时候他自己也会打过来,还买了好几样礼物,都在客厅放着呢,等你心情好了出去看看,都是值钱的东西啊。”

我喝了一口汤没理她。

“我以前也都是在大户人家做的,其实你这种情况太多了,都是心甘情愿的,我没见着哪个像姑娘你这么抗拒的,任先生那条件,给他生个孩子也不冤啊,何况他肯定不会亏待你,无非就是做不了任太太罢了,你要想开点的啊,那任太太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是吧?”

我啪的放下筷子,张妈的话倏的就停了。

“我累了。”我径自回到床上没多说什么。

张妈收拾了碗筷离开我的房间再也没打扰我。

是啊,任太太不是谁都可以做的,我可以不做我也不想做,我走还不行了吗?

老天爷啊,你跟我开的这么玩笑,真是开大了。

因为被任天临关着手机也没收了,我每天的娱乐除了看看影片电视就是看书听歌,和齐浩然的约定肯定是没法去了,想这五年没联系他,好不容易联系了还放了他鸽子,我这人品真是差到底了。

后来任天临没来过,我去客厅看了张妈口中的礼物,一顺的名包,我是包控,他还挺能投其所好,这几个包可以算是这五年他头一次给我送礼物了,往年都是我自己刷卡买的。

可送的不是时候,我把那些包全部装了泥土养了花,看的张妈脸都心疼的扭曲了。

我何舒要喜欢一样东西,垃圾我都能供着,我要不喜欢,黄金屋我也能推翻。

半个月后,任天临是喝醉了到的臻园。

我锁着门也被推开了,我喊着张妈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看他脸红脖子粗显然喝的不少,捂着心口坐在地毯上一阵的犯恶心,我嫌恶的后退了好几步,上上下下找了一圈连安保都看不见了,拉开大门一看都在老远的地方守着,我心里有一真不好的预感,这预感刚从心里划过,我就被人压在了地上。

真的是结结实实压下去的,还好地毯够厚实,可我还是摔的头晕眼花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